【亚太通讯社】中国为何拒绝美国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调查要求?


蓬佩奥鼓吹“实验室病毒泄漏”自相矛盾

2003年2月5日,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展示伊拉克“化武证据”

亚太通讯社华语智库研究员/袁周)
近期,美国总统川普和国务卿蓬佩奥多次声称,他们已经看到了新冠肺炎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核心证据”,一些政客还鼓动要对该研究所P4级生物实验室进行全面调查。
但他们所谓的“核心证据”遭到各界质疑,连美国情报部门也急于撇清关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表的一份声明称,同意科学界的广泛共识,即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病毒,也没有经过基因改造。与此同时,美情报界人士对媒体透露,他们受到了白宫的压力,要求将新冠病毒与武汉实验室联系起来。
川普当局的“核心证据”是由美国国防部的一家常用承包商制作的,不过专业人士认为,通篇充满着“小儿科级的错漏”。美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消息人士也透露说,该报告“并非基于真实情报”。更可笑的是,蓬佩奥自己也说不清楚证据是什么。他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宣称“有大量证据”,但又只字不提这些证据在哪里。为了显示情报来源的权威性,美方还炮制了“五眼联盟”获得“独家调查报告”的假新闻。澳大利亚前外交大臣鲍勃·卡尔批评说:“美国大使馆向一家澳大利亚纸媒提交了虚假报告,夸大了‘新冠病毒来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毫无根据的说法。”
国际科学界普遍反对“病毒来源武汉论”,更不支持川普政府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独立调查”。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柳叶刀》杂志以及中美近百名医学界权威均否认病毒是人工制造或者实验室泄露的说法。生物医学界多认为,如果按照少数美国政客的要求做,不仅无法起到任何实际效果,也是对全球医学界和专业人士科学判断的一种否定。
美国的调查要求对国际防疫合作也将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世界卫生组织曾委婉指出,“现在是团结的时候,不是指责或破坏多边合作的时候。” 分析认为,如果把精力放在毫无根据的调查上,不仅将影响国际防控团结,而且还会为某些政治势力所利用,因为无论调查结果如何,美国政客总能从调查中发现“所谓证据”或者声称“调查被操纵”,以此论证其荒谬结论的“正确”。他们是这方面的老手。熟悉国际政治的人应该记得,伊拉克战争前,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拎着一小瓶白色颗粒物质,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指责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化学武器”,但其后连美国自己都承认“根本没有找到证据”。近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上写道“中国不是伊拉克”,应该就有暗示美国企图故伎重施的意思。
有句西方谚语说:“视而不见为瞎子”。中国军媒《解放军报》近期针对美国政客的“甩锅”卸责指出,通过这次疫情让人们看到了“纸牌屋里的丑陋百态”。川普们死咬“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正是“纸牌屋”里炮制出来的“政治病毒”。如果美国要求调查武汉试验室的图谋得逞,川普们无异于抓到了一副“王炸”,势必借助舆论工具以莫须有的借口把脏水往中国身上泼。为此,欧美多家社交媒体已经开始主动屏蔽和删除涉及疫情的阴谋论,旨在阻止此类荒谬观点的传播。
5月24日,《纽约时报》以“美国接近10万人死亡,无法计算的损失”为标准,在头版刊登了一千名美国新冠肺炎逝者的姓名、年龄和身份。另据美机构统计,美国确诊患者已超过166万例。面对不断飙升的数字,白宫应该好好反省自己的执政能力,而不是到处“甩锅”,夸耀“政绩”,为攫取选举利益铺路。对于国际社会来说,如果“病毒来自武汉试验室”这样毫无根据的论调也需要配合进行严肃的国际调查,那么国际调查也就丧失了道义基础。
中国不会向美国推荐防控疫情的经验,但也绝对不会容忍美国肆意泼脏水。

来源:亚太通讯社 作者:袁周